这位院士在武汉切除胆囊,笑称“肝胆相照”

文章正文
2020-03-13 13:12

 

有这样一位中医药知名院士,他年过七旬,老帅出征;深入病房,参与诊治;积劳成疾,在武汉抗“疫”一线做了急性胆囊炎手术。

他,就是张伯礼,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。

“不要告诉家人,我自己签字吧!”张伯礼接受手术那天,照例要征求家属意见,但他执意要“瞒”着老伴儿,不想让她担心。

“国有危难时,医生即战士。宁负自己,不负人民!”张伯礼抗击非典时的誓言,至今未改。

第一支中医医疗队进驻

作为普通百姓,你我或许最关心的是“疫情何时会结束,何时会出现拐点,什么时候才能‘摘口罩’?”

针对这一百姓关注的热点话题,张伯礼告诉记者,他们分析了疫情演变数据。目前来看,全国除湖北以外其他地区,2月底新增病例基本“清零”;湖北省除武汉市以外其他地区,3月中旬估计能够基本“清零”;武汉市有希望到3月底实现基本“清零”。从疫情整体发展趋势看,拐点应该在3月底。

“估计4月底除了湖北以外,全国其他省市基本就可以摘口罩恢复正常生活生产秩序。湖北省特别是武汉市,可能要比全国晚1个月左右。但是,即使复工复产,恢复正常秩序了,口罩还是慢一点摘比较好。少聚集、勤洗手、戴口罩的好习惯,要保持一段时间。毕竟,世界疫情的下半场在国外,那里的疫情防控形势还是很严峻,要防范输入性病例。”张伯礼郑重地说。

1月27日,张伯礼刚到武汉时,形势非常严峻、复杂。之后,随着确诊患者越来越多,一床难求,解决不了应收尽收的问题,专家建议建立方舱医院收治轻症患者。张伯礼和刘清泉教授写了请战书,提出中医药进方舱,中医承包方舱医院救治任务。中央指导组同意后,他们组建了第一支中医医疗队,由天津、江苏、河南、湖南、陕西的209位中医专家,进驻江夏方舱医院,主要采用中医药综合治疗。

截至目前,江夏方舱医院累计收治了400多位患者,主要是以轻症患者为主。目前,已有200多位患者出院,余下的最近也将陆续出院。

最让人感到欣慰的是,目前江夏方舱医院收治的所有患者中,没有一个转为重症,医护人员也是零感染。”张伯礼动情地说。

↑张伯礼(右三)在江夏方舱医院与医护人员讨论。杨丰文摄

中医在治疗中有重要效果

如何评价中医在新冠肺炎治疗中的效果,有没有核心评价指标?对轻症、重症患者,中医西医结合有何治疗途径?

在张伯礼看来,有两个具有说服力的指标:一个是病人痊愈的时间是不是缩短了,因为它是个自限性疾病,通过中药干预可能缩短时间;第二个是不从轻症转为重症。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报告了一批病例,重症的转化率只有2%多点,江夏方舱医院截至目前收治400多病例,没有一例转为重症。

“我和北京中医医院刘清泉教授共同研制的宣肺败毒颗粒(抗冠II号方)治疗500例队列研究显示,轻症和普通型患者,发热、咳嗽、乏力症状明显减轻,CT影像治疗后显著改善,临床症状明显缓解,无一例转为重症。除了改善临床症状,也能改善相关血液细胞分类计数和免疫学指标,这点更重要。”张伯礼说。

我们对102例轻型和普通型新冠肺炎患者金花清感颗粒临床对照研究,结果显示,金花清感颗粒组较西医组治疗,转重症率明显下降(11.8%VS29.4%);退热时间缩短(1.5天VS3天);淋巴细胞复常率提高(74.5%VS64.7%)。这一结果表明金花清感颗粒治疗轻症和普通型具有确切的疗效。所以说,中医治疗新冠肺炎疗效是确切的。

张伯礼表示,对于轻症患者大量实践都证明,中药可改善症状、缩短疗程、促进痊愈。轻症患者常以发热、干咳、乏力症状为主,部分患者有憋喘、肺部散在渗出等症状,中医药可采取宣肺透邪、芳香化浊、清热解毒、平喘化痰、通腑泄热等治法。具有确切疗效。他牵头在武汉火线立项的临床研究,阶段性分析显示,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首批52例患者临床对照研究,包括中西医结合治疗组34例,单纯西药治疗组18例,其中中西医结合组比西药组临床症状消失时间缩短2天,体温恢复正常时间缩短1.7天,平均住院天数缩短2.2天,CT影像好转率提高22%,临床治愈率提高33%。

对于重症患者,还是以西医为主,西医的呼吸支持、循环支持等生命支持是必不可少的,有了这些支持才挽救了病人的生命,而中医虽然是配角,但也不可或缺。”张伯礼举例,比如有的患者血氧饱和度波动较大,给予生脉饮、生脉注射液、独参汤等可稳定血氧饱和度,提升氧合水平。肺部炎症控制不佳,渗出吸收缓慢,注射热毒宁、痰热清与抗生素有协同效应。患者四肢不温,血压波动,升压药撤不下来,注射参附注射液会有明显效果。生脉注射液、参附注射液、痰热清注射液等,应早期干预,大胆使用,会有明显效果。

张伯礼认为,有些西医同道不敢使用中药注射剂,认为不安全。这是误解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的这些中药注射剂都是通过上市后再评价的,安全性都是有保障的。当细胞因子风暴来临,血必净注射液可强力阻拦、延缓病情发展。“所以说,虽然重症以西医为主,但中医也可以力挽狂澜。

中西医可以做到优势互补

在这次新冠肺炎治疗中,不少人认为中西医有差异,那么如何看待中西医之争呢?

“在这场战‘疫’中,中医和西医的关系是非常和谐的。特别是在重症病人抢救过程中,以西医为主,中医为辅,但有时辅助也起到了关键作用,已有很多例子。医疗队里的中医西医不分你我,谁有办法谁上,能够挽救病人的生命,是我们共同的目标!”张伯礼坚定地说。

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时候,往往是局外人在争论中西医到底谁强谁弱,谁优谁劣,既无聊又无意义。”张伯礼说,“中医西医各有所长,优势互补,人命大于天,能救命才是最重要的”。

这次也有关于“西医抗病毒治标,中医治本提升抵抗力”的说法。

在张伯礼看来,这种说法不严谨、不科学。标本不能这样分。真的能抑杀病毒怎么不是治本?中药治疗是对症治疗,主要不是针对病毒,而是调节机体的失衡状态。得不得病,是病毒和机体免疫力博弈的结果。如果人体抵抗力强,就不容易得病。“中医治疗往往不是着眼于病,而是调动机体自身的抗病能力,在改善临床症状、减少并发症、控制病情恶化发展等方面具有一定优势。”

张伯礼表示,如果出现发热等症状,在检查与隔离期间,完全可以吃点中药,因为即便得的是流感、普通感冒,吃药就能管用。倘若最后确诊新冠肺炎,越早接受治疗效果越好。

“如果身体挺好,什么不适也没有,也没有感染暴露风险,则不鼓励人人都吃药。预防疫情,最好的药方是调整好心情,保持健康生活方式和良好的卫生习惯。”张伯礼说。

刚做过胆囊摘除手术的张伯礼以诗抒怀:“抗疫战犹酣,身恙保守难,肝胆相照真,割胆留决断。” 他笑道:“肝胆相照,我这回把胆留武汉了。

 

记者:温济聪 梁木

 

 

(责编:杨光宇、曹昆)

文章评论